港人字講

本欄園地公開,歡迎投稿。每篇字數為1000至1500字。內容有關香港文學的評論、論述,評論對象除了香港文學的出版或發表的作品,也可包括文學網絡、活動、獎評、現象或個別最近而具爭議或討論性的作品。不接受出版推介宣傳、攻擊。來稿請連同姓名(收取稿費戶名)、發表筆名(如適用)、聯絡地址及電話、50-100字作者簡介及近照一張。投稿請電郵至HKLitCritics@gmail.com。如撰寫書評,請附封面jpeg 300 dpi圖像。一經上載發表,將獲發薄酬。人手所限,恕不設退稿,倘兩個月內不獲通知,請自行處理。

平衡與創新--淺論劉以鬯的實驗小說之二

黎雄發 | 2014-08-17 00:00:00 | 分享到

  【港人字講:黎雄發】劉以鬯一方面在香港社會的高度商業化限制中,為了生計與報刊銷量,連載不少「娛樂別人」的消費文學創作;另一方面,卻在這種現實的條件下,創作了無數「娛樂自己」、於當時香港文壇極為罕有的實驗小說和散文作品。他不承認「香港是文化沙漠」、「香港沒有文學」等批評 ,「為了幫助被電視與圖像推落幽谷的嚴肅小說能夠獲得繼續生存的條件,希望多一些讀者肯欣賞具有認識價值、社會意義、美感特色與教育功能的小說」 ,他以其創新的寫作手法,帶領讀者欣賞更廣更新的文學領域。

〈打錯了〉──平衡世界的想像

  〈打錯了〉創作於一九八三年四月二十二日,該日太古城一宗死亡車禍,激發了劉以鬯寫了〈打〉這篇以雙線發展而成,卻敘述兩個截然不同平衡世界之結果的八十年代短篇實驗小說。八十年代裡,香港文壇與世界多國華文文學界進行多次交流 ,加上香港當時正值中西文化交匯的豐盛時期,劉以鬯這篇融合西方科幻理論與香港文化的短篇實驗小說,也正能展示其時代的特色。

  〈打〉以兩段幾乎一樣的文字記敍著同一件事:主角陳熙受吳麗嫦之約,趕出門口的一段心路歷程與精神描寫。然後兩段的分歧點在於:在第一段的時空裡,陳熙走到巴十站時,被失控的巴士撞死;在第二段的另一個時空裡,陳熙卻因為一個撥錯的來電,遲了一步出門,而避過被巴士撞死的命運。

  劉以鬯曾說過「沒有結構便沒有小說」 ,而〈打〉這一篇短篇小說,正正是作者創作出出色且具實驗性的結構的一個示範──小說以雙線發展的結構呈現,以兩個時空的同一事件,描繪出命運的偶然性和諷刺性 。在陳熙趕著出門的時候接到令人煩躁的一通撥錯的電話,雖然不幸地阻礙了他出門的時間,卻又幸運地使陳熙逃過一劫──以簡單的文字和具深思的結構,從小人物的心理寫出大時空的道理,這除了寫作手法,也是劉以鬯小說的整體結構上的一種創新意念。

〈黑色裡的白色 白色裡的黑色〉──以創新結構對比世間善惡

  承如上文引述劉以鬯指出結構對小說的重要性,再讀其九十年代的作品〈黑色裡的白色 白色裡的黑色〉,更能感受到他來到創作的晚年,仍能以早已登峰造極的實驗性寫作手法,繼續追求創新的小說表現──透過小說的排版與印刷等「文筆以外」的技術和表現,以黑白的多重對比呈現香港社會的善惡兩面。

  〈黑〉記敘了主角麥祥一整天簡單而純潔的生活體驗,例如捐款、見證時代進步等光明面,並與一段一段關於如罪案、慾望等社會黑暗面的描述,以「梅花間竹」的形式穿透並行。小說內容和文字本身(至少於九十年代而言)並未展示出特別的創新和實驗技巧,雙線並行帶出反差的結構亦早於其作《對倒》中使用過,然而其畫龍點睛之處,在於其載於單行本的版本中,所使用的排印手法──以白底黑字描寫光明面,以黑底白字描寫黑暗面,讓讀者從文字以外的視覺觀感,一目了然地感受著文中黑白對比的強烈反差感。其手法的實驗性在於,劉以鬯將文學融入圖像藝術手法的共同演繹結構和視覺上的一正一反和黑白交皆,在排印時所增強的特定藝術效果之下,新穎而深刻地描繪出香港社會於九十年代,面臨龐大轉變的那種複雜和混亂性 。一如其作〈黑〉所表達的意念:在現實與夢想的兩極間遊走,複雜中冒險追求呈現文學或自己的珍貴本質。【101】


作者簡介:黎雄發,生於八十後和九十後交界之一九九○年,畢業於嶺南大學社區學院中文傳媒寫作科。喜歡文學、繪畫及影片的創作,除了認真嚴肅的文學評論和創作外,亦愛於網上發佈嬉笑怒罵的漫畫。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