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字講

本欄園地公開,歡迎投稿。每篇字數為1000至1500字。內容有關香港文學的評論、論述,評論對象除了香港文學的出版或發表的作品,也可包括文學網絡、活動、獎評、現象或個別最近而具爭議或討論性的作品。不接受出版推介宣傳、攻擊。來稿請連同姓名(收取稿費戶名)、發表筆名(如適用)、聯絡地址及電話、50-100字作者簡介及近照一張。投稿請電郵至HKLitCritics@gmail.com。如撰寫書評,請附封面jpeg 300 dpi圖像。一經上載發表,將獲發薄酬。人手所限,恕不設退稿,倘兩個月內不獲通知,請自行處理。

從高登潮文到本土文學

石秋新 | 2015-09-14 11:41:58 | 分享到

  【港人字講:石秋新】最近看書是什麼時候?相信不少香港人也會猶豫一下才回答。倘若把問題轉換成,最近看網上貼文是什麼時候?他們可能爽快的回答。

  近年,香港出現了一個網絡文學的現象。閱讀習慣由拿著釘裝書本,逐行逐字咀嚼,轉變成拿著手機,上網「爬文」,掃視回覆。忽然,多了一群原本不愛看文字,卻時刻留意最新貼文的讀者。同時,亦多了一群在網上討論區連載故事,廢寢忘餐發貼文的作者。看的人每隔數分鐘便按「更新」鍵,追看情節,寫的人不敢怠懶,未完結一個情節,便要為下一個情節埋下伏線,又要查看讀者評論,不論正面的評論,還是遭回敬一句「零分重作」,相方也樂此不疲。

  不少在高登討論區連載的故事都針砭時弊、嘲諷人生,引起社會關注。自然亦吸引了電影製片人的青睞,拍成電影,繼而改寫成實體書本。貼文在網絡瘋傳,電影也因而爆紅,改編成實體書本,又吸引了另一群讀者,產生了一個新循環。這不僅顛覆了香港文字創作的傳統,更增加了業餘作者發表的機會。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包括薜可正的〈男人唔可以窮〉、向西村上春樹的〈東莞的森林〉和Mr.Pizza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簡稱,「紅van」)等等。

  不過,高登潮文大多用語低俗粗鄙,意識或許從情色出發,亦不避口語,卻深入民心,相比文學大家的作品,高登潮文或網絡文學這類命題,文化評論人也許不屑一顧。然而,梁羽生丶金庸、倪匡等本土文壇巨人,也會有些作品為了謀生,題材和用語貼近讀者口味。正如報章連載的武俠小說〈龍虎鬥京華〉、〈天龍八部〉等,起初為了照顧讀者的需要,加入恩怨情仇等恆久不衰的情節,成功吸引了電視及電影製作人改編,有助推動武俠小說及動作電影風潮。

  至於某些高登潮文,或更廣泛的網絡文學,其實取材跟數十年前的文藝作品無二。潮文的故事也極具本地色彩,情節剪裁自作者體會的社會百態、生活瑣事,跟舒巷城描寫的西灣河、戰時的香港,以及劉以鬯勾勒的灣仔、大時代下的小人物故事也異曲同工。

  正如「紅van」的故事開端講述旺角的繁雜,有各式各樣的人帶著不同的面孔,每個人背後也有一段故事,淡淡道出了城市人背後辛酸。結果,一個湊巧把他們安排到同一輛往大埔的小巴上。命運使然,讓他們有共同的經歷,可是各人採取不同的態度,下場亦不相同。這些人物也許不是大人物,往往是你我身邊的同事、朋友,甚至是家人的縮影,有自私的、有愛當家作主的,也有尖酸刻薄的,但大難當前也有良知醒覺。

  潮文不僅勾劃了今時今日的香港,亦展現恆久以來矛盾的價值觀。譬如,〈男人唔可以窮〉中的主人翁,既不憤社會拜金的價值觀,又無法擺脫內心的那份自卑;〈東莞的森林〉中講述的性工作者,沒有因職業性質而感到沮喪,反而跟恩客存在微妙的情感關係,那是梁啟超〈敬業與樂業〉中提及的最高境界。

  也許這些故事看起來有點荒誕,卻牽動了這世代香港人的內心,或者現實比小說更為荒誕,才會有這樣的結果。從思潮層面來說,這也有後現代主義和解構主義的對現況懷疑的影踪。

  高登潮文大多夾雜色情、粗鄙低俗的用語,以及討論區內自創的用語,文學一詞跟高登潮文重山相隔。可是,金瓶梅所談男女歡事、西游記所述的鬼神怪力,當年文人也嗤之以鼻,如今亦成經典。這裡值得我們深思,或者容許以解構主義的口吻問,何謂文學?何謂本土文學?高雅脫俗乎?華麗詞藻乎?抑或是曉世經綸?濟世之經典?還是單純是一個創作的過程,引起共鳴的載體?從過往報章專欄到高登潮文,以至整個網絡文學世界,皆是一個容許作者和讀者互動的創作過程,照顧讀者的時代背景成為了作者的主要考慮,這對本土文學又會否有更深層的意義?【101】

個人簡介
石秋新,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及社會發展碩士及嶺南大學社會科學學士課程。曾任職網媒編輯、政策研究員,熱愛文字、喜好思考、醉心研究,拙文散見於信報、明報等。


香港藝術發展局全力支持藝術表達自由,本計劃內容並不反映本局意見。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