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字講

本欄園地公開,歡迎投稿。每篇字數為1000至1500字。內容有關香港文學的評論、論述,評論對象除了香港文學的出版或發表的作品,也可包括文學網絡、活動、獎評、現象或個別最近而具爭議或討論性的作品。不接受出版推介宣傳、攻擊。來稿請連同姓名(收取稿費戶名)、發表筆名(如適用)、聯絡地址及電話、50-100字作者簡介及近照一張。投稿請電郵至HKLitCritics@gmail.com。如撰寫書評,請附封面jpeg 300 dpi圖像。一經上載發表,將獲發薄酬。人手所限,恕不設退稿,倘兩個月內不獲通知,請自行處理。

剖白心聲,靈魂悸動──讀《道德男人》有感

梁世杰 | 2016-02-22 16:25:54 | 分享到

   【港人字講:梁世杰】乍看是書,本以為是討論「道德」和「男人」議題,細讀才知是一本滿滿的自我剖白之心聲,在我,是心房深深深處的靈魂悸動,引起共鳴,在書中彷彿看到了不同處境下的自己,和自己與別人的關係,讀罷有種哀縈繞不去的感覺,是一種獨特難言的氛圍,卻又哀而不傷,彷如感受到那躍躍山雨欲來的空氣,也像是在大浪裹的樓船,從腳到頂,都在顛搖波動著的樣子。

  「國輝真是年輕,竟然斗膽記下他的心,還記在山坡上,是永遠抹不掉的啊。」

  「我所記下的無非是某人、或是他跟我說的話、跟我一起作的事,在我體內觸動了的思緒。既是我的思緒,難道我不能寫下來?……也是一份勇氣。」

  周耀輝何嘗不是以文字剖白心聲,勇敢的一筆一字地記錄下來,「一個常常掏出自己的心來給自己看給別人看的人」,比起國輝,難道不是更具勇氣嗎?是深刻地記錄在每個人的心中。「我之所以怪是因為我希望至少在寫文章這椿事上,我不需要認為自己塗脂抹粉。生活裡頭已有太多的虛偽。」通篇都是敞開內心的文字,通篇都是放開懷抱,通篇都是在文字中坦誠自己。在文字的世界裡,連虛偽的自身都是誠實的,就在〈我的剪髮師叫Carman〉中。簡直就是把自己切開,然後放在燈光下的手術台上,肌理分明地一一解剖。

  從〈不開心的朋友〉、〈教我如何不想她〉到〈第三者的第三條題目〉,對於自身感情的披露,一切一切和盤托出,在復合後想:「我懷疑我對她是否一如她對我般的誠懇」,到〈潮州漢〉中對婚姻的鄙視:「我以為婚姻有時只不過等如車子、房子、銀行存摺、高尚職業加起來的保障。」卻又在〈偉與達〉中因朋友結婚而產生妒忌的心理,並且說:「我幾乎忘記,有人跌倒又再爬起來依舊努力嘗試,為的是在眾生中找到那一個。而我欲罷,卻不能。」這種矛盾的心理,實際上是對人性的深切刻劃,對自身的了解和體認。

  如同在〈蒲〉中,全書不斷反覆詢問:經歷了,知道了,對我們今天的生活有什麼影響?是對自身人生的不停質問,正如〈永祖舅父〉,說話永遠酸溜溜,自己沒本事又看不慣任何事,不鼓勵後輩甚至不希望他們更好,「教我驀然驚覺他的存在、他如石像的一生」,舅父這可悲的一生,遠比〈龜婆〉的生活來得悲劇,「為樓上比她們年輕不了多少的妓女扯拉嫖客……我只知道,她們比我更清楚自己正在做什麼。」世間上的人多如〈兒科醫生〉,究竟他幸福嗎?或,他知道幸福是什麼嗎?答案藏在〈嬉皮士〉中:「嬉皮士一向是我的偶像,十分崇拜兼嚮往。擺脫羈纏、浪迹天涯、愛好和平、性格和善、男女難分、年齡不拘、日過一日、撲朔迷離。」我看到的是周耀輝遠赴歐洲,四方周遊的歷練,飄流至千里之外的荷蘭,卻停留二十多年,「荷蘭生活的最大價值是保存了我對生活的『天真』。」回到香港,「那時我的生活才剛剛開始,什麼也覺新鮮,當然也就無暇理會其他的。現在人靜下來了,也可以說是老了,對好多世事也就有了自己的意見,希望做點事了。」這就是答案,甚至是在老早已經藏在心中的答案。

  讀罷是書,重要的不是也不在於周耀輝背後真正所寄託的事物為何,而是其文字能夠表達人們內心深處的感受,觸動到生命價值的根本。文中少有敘事成份,着重寫主觀的情感。透過描寫普遍經驗,使讀者與文本之間產生了共鳴感,使文本有了普遍的文學意義,藉此展示生命的永恆限制,是對生命的一種體認,猶春殘花謝,奈何不得。觀照人生中種種生命流逝的幽怨情景。幽怨可能從愛情或理想或事業等的生命追求。在人生中,總有一些憾恨是與生命追求相始終。【101】

作者簡介:
人類種花釀酒,雖無用卻有大用,雖無理卻又含至理。我想,造物主造我,亦有此理。


香港藝術發展局全力支持藝術表達自由,本計劃內容並不反映本局意見。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